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随笔】不曾忘却的自白  

2015-09-11 05:16:13|  分类: 【随笔·云卷云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三点半,返回住处的途中,伴着《春天里》声嘶力竭的节奏,不自禁地想起一位大学同学。四五年前的样子吧,每次去KTV他总会唱《春天里》这首歌。现在依然记得他那唱到沙哑的嗓子,还有毕业离别日的前夜,三个人在宿舍喝着灌装的啤酒喝到天亮,现在想起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时竟然没有醉,以及毕业季对他说的离别语——从此各奔天涯,以后要是再见,就当不认识,各走各的路——疯子渴望被人理解,却往往弄得大家尴尬无措。

胡子却是理解的,如同黄药师一般。时至今日,仍不断地询问自己:你的理想还活着吗?如果死了,你又怎么安葬她?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却忘记了脚下的路,跌倒了,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生命还得继续,虽然有时觉得是那么地疲惫不堪,颠沛流离的极致是刺猬般的蜷缩,睡着了,却终未长眠。

睡着了的世界是荒谬的,如同和欧弟观看的《色·戒》一样,在灵感手舞足蹈的瞬间,我却看见理想如同赤裸裸的舞女一般,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仅仅一步之遥,诱惑与绝情,如同黑白无常一般撕裂着我的躯壳,吞噬着我的意识,直到某天突然醒悟——如果理想已经无法支撑起生活,那就让理想成为理想,让生活成为生活;让理想学会成长,让生活学会沉淀——就如同切·格瓦拉说的那样——我们要忠于理想,我们要面对现实。

纵然如此,面对自己却终究不是一件可以淡然若定的事,曾因无意间扇自己耳光而招致异样的眼光,但除了瞬间的尴尬,终究不是多么的难以启齿,如此,总会反反复复地想起生命中那些批评我的挚友,感激与遗憾并存,匆匆,变得如此熟悉,道别,又是那么熟练——想起6月份在武汉,和好友的一面之聚,那么地短暂,却又是那么地让人留恋。有时在想,好友是什么,或者意味着什么,是不笑情长,不叹志短,只问悲欢,还是生离死别事,歃血以断之,或者还是言不能尽,只叹岁月苦短,不能久留。

如此,总会被同一个梦境纠缠——女妖与无头蛇,已经记不清是从何年开始反复重演这个梦境,我将巨蛇的头颅斩断,蛇身却仍不停地缠绕我的胳膊、躯干、脖子,直到最后,如同紧箍咒一般将我的头颅也吞噬,但此时,女妖总会出现,没有耳朵,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谈不上精致的嘴唇发着女人的声音——蛇已经死了,你为何还让它缠着自己?我松开抓着蛇身的手掌,蛇身滑落在地,女妖也一并瘫翻在地,如同死尸一般。

梦终究会醒来,除了一身的汗水,却道不出个所以然,只是一个梦而已,以此安慰自己。

许是寅时出生的缘故,三更天往往久久不能睡,不经意间,二十九个年头已经过去,谈不上漫长,却也绝非短暂,至少许多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记忆再也想不起点滴,像极了温兆伦在歌曲《随缘》里唱的那样:到最后,没一分可强留。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不深不浅。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