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故事】死亡之眼  

2014-10-15 22:58:20|  分类: 【故事·玄之又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之眼

文/独孤兰幽

 一九八六年的八月初八,随着父亲在生意场的失意,三岁出头的我只好放弃了与生俱来的治疗,跟着母亲从黑河县坐了将近两天一夜的船才到达墨石县,然后在墨石县的一个远房亲戚家住了一宿之后,于翌日的清晨,我跟着母亲坐上了去往古兰镇的船。船到达古兰镇时,已是下午的两点钟左右,由于正值烈日当空,镇上除了一些不怕晒的孩子,基本看不到什么其他的人。

 跟着母亲在一个水井边喝了几捧水之后,我拉着母亲的手指径直走向了去往故乡黑狗村的路。从古兰镇去黑狗村,必须得翻过一座很高的大山。早些年,从古兰镇去往黑狗村的人总是要成群结队才敢去,因为山路上不太平,但是到了八六年我跟母亲回故乡的时候,以前那些在山路上讨彩、断财和挖沟子的人早已是被抓的抓,毙的毙,逃掉的也早已不再干原来的勾当。

 我跟母亲到达故乡时,太阳早已经下山,燥热的黄昏像幕布一般罩着大地。由于事先已接到我们要回的讯息,叔叔和婶婶早已为我们安排好了住的地方——一间不知走过了多少岁月的旧房子。青砖褐瓦,雕窗木门,总会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就像迷路的孩子突然走进了一个只能在泛黄老照片才能见到的地方。吃过晚饭之后,天已是漆黑一片,由于故乡那时仍未通电,煤油灯便依旧是那时最主要的照明工具。

 我躺在粽绳制作的梆子床上,借着暗淡的光线无意识地看着长不见顶的竹梯和楼梯所到的木质阁楼,也许是长途奔波的缘故,睡意在疲乏的催促下如同被子一般盖向我整个身躯,包括我的头颅。隐隐约约中,我听到阁楼上面有人在说话,说话的声音很轻,如同拂面的微风,听着更像是忘我的呢喃细语。我竖起耳朵,试图听清楚点,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喊谁到她身边去。听着她的声音,我莫名地产生一种不容置疑的亲切感,就像一个温暖而充满善意的怀抱正在朝我张开,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走向那个怀抱。我在床上坐了起来,够着下了床,踩着拖鞋,走向竹梯,试着沿着竹梯往上爬,但竹梯太高,我爬了几级便感觉爬不动了。正当我上下为难之时,我看到了头上的楼梯口出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可以融化坚冰的面孔——精致的五官,甚至连眉毛都显得恰到好处——正在朝着我微笑,伸出的手臂在慢慢接近我,我一手扶着梯子,另外一只手伸着去够她的手指,正在慢慢接近,眼看就要够到,我甚至可以看到她欣喜的表情。

 母亲抱着我,泪水如同咒语般淹没了我的意识,我的手耷拉着在空中晃荡着,如同只剩下皮粘附着树干的树枝。婶婶在不断地跟母亲说着话,而母亲却在无休止地流着眼泪,不远处,叔叔在烧着火,火炉上面,砂罐如同一张烧焦了的面孔,紧紧地盯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意识到母亲正在喂着我喝着什么东西,苦涩的味道一点点地在我的身体蔓延,慢慢地将我包围。不知道喝了多久,母亲终于让我闭上了嘴,然后我的眼睛便被蒙上了纱布,黑暗一层一层地将我包裹了起来。

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度过了多长时间,蒙在我眼睛上的纱布被摘掉了,在我的面前坐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她用手翻看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她站起身和母亲耳语着,母亲听着间眼泪再次流了起来。那妇人起身舀了一碗水平放在桌子上,烧起了黄纸,伴随着念念有词,她将黄纸烧成的灰烬落进碗里,然后端着碗交给母亲喂我喝。母亲一边哄着我,一边一调羹一调羹地喂着我喝着浸泡着黄纸灰烬的水。喝着喝着,黑暗再度笼罩着我的世界。

我又听到了,阁楼上那个女人的声音,显得那么地清晰,甚至可以确认,她正在跟我说话——别蒙着眼,摘掉它,我的孩子。

我的手动不了,我摘不下。

你上来,我给你摘掉,你只要稍微爬高点,我就能拉你上来。

可是我动不了,你可以下来吗?

不,不,不,我不能下去。

为什么呢?

在黑暗里待久了,怕光。

可是现在是漆黑一片,没有光。

我怕他们突然点亮光。你咬自己的舌头,就能动了。

我痛得突然坐了起来,摘掉了蒙着眼睛的纱布。

你上来,我在上面拉你。

我沿着竹梯一级一级地向上爬,女人伸出的手在黑暗中莫名其妙地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如同光影下的镜像,我伸出手拉向它,冰冷的感觉瞬间在我的身体扩散,我爬上了阁楼。四周漆黑一片,冰冷的手拉着我往前走。

不要害怕。

她停了下来,推开了什么东西的盖子,我伸手摸着,感觉是打木箱之类的东西,但似乎比木箱子厚实很多。

今晚你就睡在这里面,不要怕。

她说话间将我抱进了她所推开的东西里面,然后又盖上了盖子。空间显得有些狭窄,她在旁边呢喃着,我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任由时间在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身旁的木板在慢慢发热,越来越热,呼吸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粗重,我想起身出去,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地压着,耳边是连续不断的安慰声——

不要怕,安心躺着。

四周越来越烫,身旁的木板已经开始燃烧,浓烟开始在周围窜动,我试图挣扎着起来,但身体被摁住了无法动弹,我想喊叫,却发现嗓子喊不出来。烟和火焰在我的身体四周追逐着,直至渐渐将我覆没。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